核心提醒:特朗普总统一直谢绝接收11月3日大选的成果和自己的败选,并一直谢绝向当选总统移交权利,这是对美公民主基本的又一次打击。这种在几个月之前还令人难以假想的先例将加剧美国政治系统的紧张状况。

参考新闻网12月16日报道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讨所网站12月10日发表该所研讨员罗贝尔 沙瓦的题为《美国大选剧集收官:状况紧张的民主、艰巨保持的制度和令人担心的先例》的文章称,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在美国大选成果颁布后的一系列操作开启了坏的政治先例。全文摘编如下:

特朗普总统一直谢绝接收11月3日大选的成果和自己的败选,并一直谢绝向当选总统移交权利,这是对美公民主基本的又一次打击。这种在几个月之前还令人难以假想的先例将加剧美公民主政治系统的紧张状况。

在无凭无据的情形下,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断言选举存在大范围舞弊,并提出重新计票的请求。特朗普阵营采用法律举动的目标既是想延缓向新引导团队移交权利,也是盼望能令拜登的胜选不合法。这一战略似乎奏效了。尽管各州相干机构予以否定,司法部门也驳回了特朗普阵营的指控,但仍有近75%的特朗普选民信任拜登获胜是大范围舞弊的成果。除了质疑大选成果之外,特朗普还谢绝向当选总统及其团队移交权利。成果,新引导团队上台执政的准备资金迟迟无法拨付。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再是权利是否会交接,这确定会产生而且已经开端。11月23日,总务管理局终于承认特朗普败选并发布同意权利移交帮助资金;拜登也将在明年1月20日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如今的问题是,权利和平交接过程本身可能受到质疑,这一过程遵守的是一些不成文的规定和1963年的一项法案。由于质疑大选成果,权利移交成为美国政治的核心问题并引发争辩,特朗普和共和党让美国离人们熟知的美国政治更远了,并让美国面临侧重新定义政治行动和准则的风险。特朗普和共和党开创了一些新的政治行动,并推进部分行动被自己的选民合理接收(尽管批驳来自四面八方),从而打开了政治和民主改变之路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