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关于心脏性猝逝世的事件屡屡产生,已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数据显示,心脏性猝逝世是我国血汗管疾病的重要逝世亡原因,每年约有54.4万人因此离世,院外复苏胜利率在1%以下。

今年两会上,如何防治心脏性猝逝世,以及被誉为“救命神器”的主动体外除颤器(以下简称AED)在公共场合的配置和应用问题,也成为代表和委员们关注的热门之一。就此,记者日前专访了长期从事心脏性猝逝世研讨和防治工作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血汗管内科主任医师吴林教授。

非专业医疗人员也可以应用AED来挽救心脏性猝逝世患者

人类的心脏像一台动力泵,把富含氧与养分的血液输送至全身每一个细胞。当产生心脏骤停这种致命性的心律杂乱时,心脏不能有效泵血,患者就会直面逝世亡的要挟。

“小心脏不能有效压缩、失去动力时,3~5秒就会眼前一片黑暗,8秒钟就会因为脑供血不足而失去意识,15秒钟就可能呈现相似癫痫样的抽搐发作。”吴林介绍说,如果在4分钟内周边有人能立即呼叫急救体系,同时对患者进行心脏按压,最好借助AED这种简易除颤器进行心肺复苏,如此患者生存率可高达50%以上。“救治的时光每耽搁1分钟,生存的可能性就降落10%。”

他指出,如果不及时加以干涉,连续4~8分钟以上即可因缺氧而使脑组织产生不可逆的损伤,随即很快逝世亡。即便侥幸心脏恢复跳动,也可能导致多器官的损伤,特殊是脑损伤。

“一旦身边呈现心脏性猝逝世的患者,一般表示为突然的意识损失,呼叫没有反映。”对此,吴林提出可以抢救患者性命的办法——现场拨打急救电话120,同时对其心脏按压,最好是进行早期AED电除颤,“这样可使急救胜利率进步3倍”。

何为AED?吴林介绍说,AED是一种便携式医疗急救装备,一旦打开,可主动发声领导操作的流程,主动检测心跳,并在须要时主动进行除颤,应用非常简略便利。国外在心脏猝逝世的高发场合,甚至国际航班上都配置AED。

“非专业医疗人员也可以应用AED来挽救心源性猝逝世患者,而有些公共场合的AED上标注‘须要专业人员应用’是不妥善的,影响了对患者的挽救,盼望从法律层面上予以改正。”吴林强调,如果想知道自己所在地域AED的寄存地点,可以应用手机微信“搜一搜”功效搜索“AED导航”即可。

亟须普及AED配置并保障救人者权益

机场、火车站、地铁站、大型购物中心以及活动场合等公共场合,常常是心脏性猝逝世的高发地带,配置AED可以有效进步心脏性猝逝世挽救的胜利率。

目前,我国AED配置数量过少、利用更少的状态广泛存在。吴林坦言,虽然在上海、深圳、大连等地的公共场合,AED的配置率增高超显,但就全国来说,各地公共场合配置的AED只有约2万台,每10万人拥有不到1台,远不能满足我国每10万人中超过41人产生猝逝世的急救须要。他建议,各级政府应当器重并支撑AED的配置工作。

据悉,欧美国度AED的配备数量为每10万人超过400台,日本每10万人接近300台,我国香港地域为每10万人10台。

在公共场合完美AED的配置固然主要,但是对施救者权益的保障也不可疏忽。吴林强调,应从立法上保障施救者的权益,豁免他们因为救人而须要承担的任何义务,更要从法律上避免被敲诈或带来麻烦——否则,即便安装再多的AED,无人敢对猝逝世者施救,也是起不到作用的。

“为进步整体急救程度,整合呼救反映体系、增强对呼救电话的定位才能都是进行快速救治的主要办法。”吴林弥补。

晋升大众现场急救意识和才能

心脏性猝逝世的现场复苏胜利率,不仅取决于医生及医疗救护人员的急救程度,更取决于大众。“尤其是事发明场的目击者认识程度、对急救知识的懂得水平,以及能否及时参与挽救并对患者进行初步心肺复苏。”吴林强调。

患者呈现心脏性猝逝世后,目击者能够在呼救后及时对患者进行胸外按压或者除颤是要害。“单纯等候急救人员达到只能下降复苏胜利率,这种现象是我国大众现场急救意识单薄、急救才能低下的表示。”吴林指出。

目前,大多数人获得急救知识的道路是通过媒体或者一些医疗机构的宣扬平台,通过专业培训机构获得急救知识和技巧演练的机遇非常少。他建议,应当普及和推广心肺复苏急救知识,让急救常识成为大众的必修课,可以纳入各级各类的学校教导,以及警察、消防员、警卫、乘务员、营业员等重点职业的入职培训课程,形成完全的教导培训系统,让更多人学会急救。

吴林最后强调,下降心脏性猝逝世的最佳方法还是预防其产生,包含对可能产生猝逝世的个人进行一级预防和对心脏骤停生还者进行二级预防。“对有家族猝逝世病史或者存在多重血汗管病危险因素的高危人群,要积极进行猝逝世风险评估和个体化预防、治疗,以便有效下降心脏性猝逝世产生率。”

(本报记者 金振娅) 【编纂:于晓】